写给以后 - 向内求解 - 11.26.2009

一起旅行 - 瓦尔登湖 - www.abcxyz123.com
2015年七月摄于瓦尔登湖

更多瓦尔登湖的图片收录在 》》》 一起旅行 之 瓦尔登湖


我不喜欢应酬。

当每年火鸡在超市上架的时候,我就知道,那个属于我的特殊季节又要来了 -- 我的聚会头疼季。

这特殊的季节从感恩节开始,到中国旧历新年结束,绵延好几个月;其间多多少少会闹出些小小的不愉快,季季如此。

今年当然也不例外。(以下省略几千字。。。)

一年工作下来,这个季节我只想踏踏实实休息休息,晒晒太阳,看看闲书电影,陪家人聊聊天,听听音乐,下下棋。即使要出门,也只是和家人去外边吃饭,或是去郊外海边走走。要么就干脆睡大觉,享受自然醒的美妙。那种找上一帮人去歌厅,去club,去聚餐,非搞些热闹出来的想法,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淡了。

可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有好静的,就有好动的. 好动的人请了你,你不去,问题就来了.

请不要错会我的意思。我并不是说过节了问候一下朋友,邀请或是参加朋友聚会是件很不合理的事情。人不该自闭到这个地步。我的意思是这本该是个两相情愿的事情,不该有强迫的成分。甲提出邀请,这很正常;乙婉转拒绝,也没什么错。在我看来,就该到此为止,不再强求,不必伤和气。

但是。。。

让好热闹的人相信你不过是想静一静,没什么其他的原因,那真是太难了。直接一点的会问:“我是不是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为什么总是。。。”;幽默一点的会问:“我一直有个疑问啊。。。你买手机有什么用啊?总关机。”;有人来硬的,说:“你架子也太大了吧,这么不给面子”;有人来软的,讲:“你看大家都挺想你的,另外有几个新朋友。。。”

这真是个尴尬的时刻。尴尬到除了自己以外,不能向任何人诉说。一旦说了,就会让人觉得你给脸不要脸。我的头疼就始于此。

头疼的时间长了,思想就开始混乱;思想一乱,就开始不着边际,开始天马行空。。。


什么样的人在成年,成家以后仍然特别爱热闹,总是需要热闹呢?

正如只有在缺水的时候,人才会去找水一样;我想,爱向外寻热闹的人,他们自己的生活极有可能是乏味的,不那么精彩的。我看过一次对某笑星的采访,主持人问在业余生活中他是不是也这么贫嘴,这么闹?回答是:“不会,台上台下都这么闹,受不了”。所以我常想,那些特需要热闹,特喜欢party,一听聚会就来精神,玩得很high的人,也许都是生活在孤独无趣世界中的人吧,所以才总去找热闹。

正因为好热闹的人是不甘寂寞的,所以他们往往是最寂寞的。不是吗?环顾周围,那些爱热闹,总在叫喊无聊,生活没意思,干什么都没劲,四处找热闹,寻刺激的人,难道不正是那些寂寞的人吗?一个生活的非常充实,生活中总是充满了欢乐笑声的人怎么会向外寻热闹呢。想反,生活得精彩热闹的人会追求安静。想要去拥有的,一定是还没有在怀里的东西。

所以,我佩服那些把爱热闹表现出来的人,无疑他们是非常勇敢的,他们直接或间接的向全世界宣布说自己生活在无趣与孤单中。

其次,爱热闹的人应该是怕静的人。人是种需要最终证明自己存在的特殊动物。任何一个满足了基本生存欲望的人都会在潜意识里去证实自己的存在,说科学些,是自我实现,自我价值。当"静"来临的时候,这种诉求会越发强烈。如果这时候一个人感觉不到自己精神世界的存在,或者说不知道自己是谁,看不到自己的价值,人会感到极大的恐惧。这就象照镜子的时候,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为了对抗这种巨大的恐惧,人类研发了各种找到自己,安慰自己的办法。凑热闹无疑是看上去最直接有效的办法之一》》》既然静的时候这种恐惧最明显,那就不要让静来临好了;既然我自己看不到自己,那就从别人嘴里听到自己吧。你看,这就是聚会的好处,这就是热闹的好处。七嘴八舌,酒酣耳热之际,我们既躲开了静,又从别人关于自己的言论中找到了“我是谁”的答案。所以,与其说是人们在找乐,凑热闹;还不如说是在逃,在躲避那种独处时候的恐惧。

倘若可以这样逃一生,那未尝不是幸事。但不幸的是,迟早有一天,迟早有那么一刻;人会无路可逃,会不得不睁开眼睛审视自己,不得不静静地坐下来与自己为伴。比如在我们老了的时候,在孩子们离开家的时候,在没有那么多热闹可凑的时候,在某个夜深人静的夜晚。

与其那时候被迫面对空虚,度日如年。不如现在先找找自己,也许他现在还面目模糊,甚至面目可憎,但假以时日,你是完全可以让他变的可爱起来,变得清晰起来的.

毕竟,可以给你最终级关怀的,只有他。

以后再觉得闷了,记住:解闷的方法在内不在外。


写给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