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以后 - 洗鱼摔馅 - 02.02.2015

父母来美,休假近一个月相陪。平时借口工作忙而远庖厨,如今只好套上围裙帮忙。洗菜,切肉,煮饭,一家人齐动手,忙得不亦乐乎。

写给以后 - 洗鱼摔馅 - www.abcxyz123.com

我负责收拾鱼。找出一把雪亮精致的小刀,一边磨一边念阿弥陀佛 :-)。鱼很鲜。小心地刮去鱼鳞,剪开鱼嘴除鳃,掏出内脏清洗鱼肚。完工后将洗净的鱼挂好,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想象着一会儿的鲜香,满心欢喜。不,应该说是满嘴欢喜。

仍然嘴馋想吃老妈做的馏丸子,但又怕累着老人;于是老妈掌勺,我和老婆一左一右拥着老妈“护法”,帮着传盐倒油,切葱递姜。老婆确实是在打下手,我有时候则是捣乱 :-)。不过真帮忙的时候也有,比如摔肉馅。

肉馅里加入适量淀粉,颜色很淡的生抽,一个鸡蛋,然后浇上点油,就可以摔了。之所以要摔,是为了让肉馅有弹性,不松散。这是个技术活儿,同时也是力气活儿。据说,好厨师会狠狠摔三百下。我虽然没按这个高标准要求自己,但后来丸子的成功,我也是功不可没。他们活馅儿的,掌勺的,浇汁的都不如我这道工序重要 :-)。

电视开着;并不为看,只是为了多些人声显得热闹;国际大事,宦海沉浮,隐隐约约从电视里飘出;偶尔投去一瞥,只见专家学者口沫横飞地指点江山正欢。

一家人平安健康地一起吃饭,那外面的世界与我何干?


写给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