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沙坛城 - 网文转贴 - 2006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六日,Ven Tenzin Thutop和Ven. Tenzin Deshek两个来自尼泊尔和西藏的和尚,在纽约Ackland的Yager画廊将“修建”一个“菩萨沙子坛场”,来展现亚洲艺术。整个过程将近一个月,每日作画几小时,展出到六月八日,然后他们将作品清空,付诸流水

他们用的沙子好像是藏医所用的一种药物,作画的过程却实在是很震撼,虽然有表演的成分,但依旧觉得了不起。尤其是最后的付诸流水,看画面的时候就觉得生命的短暂易逝,后来看文字介绍,这也是他们的初衷之一。

这是二月二十二号开始的情景。

二月二十六日

二月二十八日

三月一日,越来越多的人来关注他们的创作

这一张可以清楚的看到,细沙如何汇聚成世界

接下来这一组图片,是围绕在佛周围的芸芸众生,每一种生命都跃然沙上

在佛的眼里,众生平等

创作工具

三月六日

三月七日 佛泽四方

三月九日。孩子,你是否看到了繁华背后的脆弱?

三月十二 近距离观察,清楚地看到沙粒铺垫的厚重质感。

逐步显现的最后的圣堂

三月十四

三月十五

三月十六

延续的人生,膨胀的世界

由于光线和角度的原因,观众始终以朦胧和模糊的影子出现,如同世界的旁观者。

三月二十日,完成的日子终于到来,辉煌的成就,瑰丽的画卷,以一种强迫的姿态占据每一个人的视界和心灵,乃至灵魂。当一切已趋近完美,人可以做的事情也趋近于无。

完成图,完美的画面,繁华的世界,多看一会儿吧,记住它。

及尽繁华,不过一掬细沙。

除去抹不净的回忆,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最后:记住这个画面。时间仿佛已经停止,一个月的时光凝聚在潺潺流淌的溪水边。远处围观的人群,近处沉思的男子,对于一个世界的消失,做着不同的凭吊和评价。然而僧人手中缓缓流逝的细沙,已不再有那惊艳的容貌,那些漫天飞舞的佛,那些欣欣向荣的生命,那些宏伟的庙宇,那些千姿百态的繁华。一切都随风飘入溪水,沉淀,褪色,永不再返。

又或者说,所有的繁华已属于流水,外人不再得见呢?

整个过程将近一个月,每日作画几小时,展出到六月八日,然后他们将作品清空,付诸流水。以此象征生命短暂易逝的瞬间。

也希望看到的人,能驻足慢慢地翻看,静静的思考。繁华,不过是一掬细沙。。。


开卷有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