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辕北辙 摘自《渔夫与管理学》- 11.03.2010

有两种快乐,一种是来自大脑的快乐,一种是来自心灵的快乐。

来自大脑的快乐其实是大脑对外来刺激的反应。所有外来的刺激作用,其实都是某种毒害,无论它是任何一种致人兴奋的药物,或者金钱、美色、名声、权力、食物、豪华的物质生活,或者任何一种致人兴奋的赞美,或者任何一种决定胜负的游戏。然而,那不是真正的快乐,它是虚假的、短暂的、并且会让你成瘾,而所有成瘾性的快乐都是病态的。

真正的快乐是来自心灵的快乐,它是那样祥和、那样温馨地支持着我们的健康成长。当一个人的心灵是快乐的,他一定是健康的。即使是一个病人,当他的心灵恢复了快乐,他的身体也会奇迹般地恢复健康。如今,科学家们已经能够从病理上理解“病由心生”的生命现象,但他们还不知道哪里才有真正的快乐。他们怎么也无法理解心灵的奥秘。

在2000年前的中国,战国时代的某一天,有个人坐着马车,一路向着北方行进。

路上有人向他问候,说:“你要到哪儿去呀?”

他得意地回答说:“我要到楚国去!”

路人奇怪地问道:“楚国在南方,你为什么往北方去呢?”

他大声笑道:“没关系,我的马快着呢!”

路人更加奇怪了,说:“方向错了,你的马跑得再快,也到不了楚国呀!”

他依然满不在乎,说:“不要紧,我带的路费多着呢!”

路人替他着急,拉住他的马,极力劝阻他说:“你走的方向错了,像你这样南辕北辙,就算你的马跑得再快,就算你带的路费再多,也只能是白费工夫呀!”

这个一心只想着要到楚国去的笨蛋很不耐烦地叫嚷道:“即使方向错了又有何难?反正,为我赶车的车把式本领高着呢!”

路人无可奈何,只好眼睁睁看着这个盲目的家伙继续向着错误的方向飞奔而去。楚国在南方,他的马越快,他的路费越多,他的车把式越有本领,他就会离开楚国越远。

现实社会中的人们,就像这个盲目而又自以为是的家伙一样,赶着各自的马车,或者一路小跑,或者使用别的方式,向着北方行进。由于往北方去的人太多,以致于道路上拥挤不堪。北方有什么吸引他们呢?

北方有英雄。在中国的古典诗词中,北方往往意味着英雄豪情。在那里,天是那样高远,地是那样苍凉。英雄们纵马狂奔,笑傲风雪,生命的活力在那种恶劣的自然环境中得到了艺术般的张扬。如果你想成为一个英雄,你必然会强烈地希望自己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北方还有美女。诗云:“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当英雄遇上了美女,必然有一段火热缠绵的故事上演。长城北望暮云飞,英雄抱得美人归,这样的情节,这样的视觉,怎不叫人热血汹涌呢?如果你是一个激情的男人,如果你是一个激情的女人,你必然无法抗拒北方的魅力。

是的,北方有英雄,北方有美女,北方有激情,但北方没有快乐。快乐不是激情,激情是干柴烈火似的燃烧,燃烧过后就成了一片灰烬。所以,英雄与美女之间的爱情就像一簇簇火焰,照亮着历史的夜空,但他们却没有办法长相厮守,因为他们无法忍受激情过后的平淡。

快乐不是激情。快乐是小草的生长,是小草生长着力量。快乐是花儿的开放,是花儿开放时淡淡的芬芳。现实社会中的人们,就像那个南辕北辙的家伙一样,盲目而又自以为是地追求着快乐。他们互相拥挤着赶往北方,他们以为到那里能够找到快乐。然而,快乐在南方,他们的方向错了,他们全都是南辕北辙。

北方有英雄,南方有神仙。英雄拥有激情,激情过后就只剩下落寞。神仙拥有快乐,而快乐像岁月一样绵长。如果你现在正好位于南辕北辙的人生旅途,那么,在你的前面是英雄,在你的后面便是神仙。请回过头来,回过头来。

在南方的楚国境内,便有一位著名的神仙,他叫庄子。他知道心灵的事,他知道快乐的事。

庄子传


开卷有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