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旅行 之 传奇 - 05.07.2010

独自旅行 - 传奇 - www.abcxyz123.com - 十月天蝎
这张是15年拍的。2010年那会儿没养成乱拍照的毛病 :-)。

传奇

出差已经十天了,有点想家。

平时出门都会选很多歌准备路上听。这次走时太忙,只是随便抓了几首丢到shared folder让老婆帮忙准备。可能是觉得歌太少,怕不够听,老婆说帮我加了几首。当时也没怎么留意,就上路了。

快开出新泽西的时候,我自己选的歌听完了;再响起的,是那首《传奇》。

“。。。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候你在眼前。。。相信我们前世有约。。。”

认识三十多年,结婚也有十年了;常常想,也许前世我们真是旧相识,而今生不过是在续前缘。我甚至梦到过我们的前生。老婆听完我叙述那梦,大笑;那梦里,我是个出家人,不过不守戒律 :-)

曾对老婆笑说,下辈子不重逢了,咱换换人吧。伊不答应,我就一脸苦相,抱怨:“how old r u?”(怎么老是你?:-)

当传奇在车内响起的那一刹那,心随之一颤:那就让我们再重逢吧,一起经历那属于我们的传奇。

周末

周末住在酒店感觉很爽。陌生的环境,可做的事不多,琐碎的事很少;于是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

这是家刚刚开张才两月的酒店,门口开张大吉的旗子仍在飘摇;家具,电器,走廊还能够闻到极淡的“新”的味道。估计是为了做宣传吧,很好的酒店价格却相当便宜。客人不多,大大的停车场上只是疏落的停着十几辆车;有林,有水,一切皆如我所愿。

打开电视,大屏幕里正放High Definition的Transformer,配上环绕的音响,不禁让人头晕目眩。

浴室完全透明,可谓是一人入浴,满室春光;反复查看了门锁,拉上了窗帘,这才敢开洗(就好象真有人看似的:-)。

掩起了春光,关了电视;半躺在大沙发上,滑过小书桌横架至胸口;这种可以滑动,并能横跨沙发两侧的长条桌我曾找了很久,总不如意;这次这个可说是刚刚好,于是竟有了搬它回家的冲动:-)

边听音乐,边整理了一片狼藉的电脑桌面。沙发紧靠着窗台,窗台很宽,可以坐人;窗很大,但不是通体一块的常见格调;而是略显复古,有很多窗棱,把一大块玻璃分成了多扇小窗。随着音乐的旋律,手指慢慢从窗棱上划过,象回到了小时候。窗外,一条公路在酒店前画了个漂亮的椭圆,象环绕星球的小行星轨道一样,另一半隐没在密林的后面。

干净的桌面,干净的房间,干净的窗外。

好久没有花上一个小时听音乐了;只是听,什么也不想,或是任凭思绪飞扬。

We all need a break, a break in this busy life, a break in this noisy world.

酒店

说到酒店,刚刚来美国的时候真是不很满意,甚至是有点失望。

在国内的时候,几乎住遍京城豪轩。美国这里的饭店多很老旧,除了大堂稍看得过去以外,其他方面实在不如国内酒店那般富丽堂皇,不禁怅然。如今回想,才知道当时的自己是多么可笑,多么浅薄,眼光多么狭窄;不知道好好工作,不知什么叫责任,只知道追求这类繁华。

那时候的年轻人多是盲目崇美的,只是臆想着美国的好,眼里看到的只有表象。还不知道这个国家真正迷人的地方,恰恰不是她流光溢彩的表面,而是她纯朴自然的内心。

现实中的喧嚣,象极了超豪华的酒店。其实真的需要吗?真正所需,却常被忽略的,是那个不管多晚,都有人等你的家;是那个清澈但坚固,安静而丰富的心灵城堡。

很幸运来了美国。这“插队”十年,让“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不再仅仅是道理,而是成为了经历。更重要的是,这十年让我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享受,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不是考虑到父母需要陪伴,我也许会一直再这里生活下去。这个国家教会了我很多。

热闹过了,精彩过了;我和老婆都已厌倦了“酒店”,只想安居在那被称做家的乡村小屋,一起。

中餐

下班。大雨。拿出手机给酒店打电话。

昨天已经和前台说过今晚大约六,七点钟需要车来接,酒店方面告诉我收工前十五分钟打电话确认一下,他们得到确认后发车,十五分钟车程;这样的话,我下了班,不用多等,他们车会正好到。

新手机的touch screen还没完全掌握,但总算是打通了。对方的回答倒很爽快,忙不迭地“sure, sure”,然后立刻就挂了。说实话,当时我就觉得哪点有什么不对,但又说不上来。

等啊等啊,十五分钟过去了。。。三十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车的影子。花谢没谢我不知道,但我确实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毫无生气了。

一定是雨太大,路上塞车。再等等吧。到了四十五分钟的时候,雨越下越大,饥寒交迫的我又拿出电话,问他们到底出了什么事。讲了几句,竟是夏虫语冰,不知所云;对方浓重的职业语言让我突然猛醒:这个号码是昨晚叫中餐外卖的电话。。。真是差点晕了过去。肯定是碰巧有人叫了外卖,也是七点钟pickup;我第一通电话里说的I need a 7:00 pickup被误解了。

真是哭笑不得,满腔无名火,无处发泄,竟然谁也怪不得,只能怨自己。

只好自己解嘲,摇头笑笑;暗想:看来不用到老年,中年就提前痴呆了。

同是天涯沦落人

来接我的司机里,有个来自巴基斯坦的老人,六十岁左右年纪。我上车的时候,车里正播放着某音乐台的节目;我上了车,老人有些不舍地把音量调小,几句寒暄以后,又津津有味听起歌来,头也随着微微摇摆。为了打破车里的安静,我问是什么歌,说我也挺喜欢,并不介意他把音量调大。谁知这简单一问,打开了老人的话匣子。他憨憨笑笑说自己也不知道歌名,只是挺喜欢这旋律的。

于是我们聊到音乐,聊到现代生活中是多么需要放松;聊到他的家乡,及至战争,宗教。也许是我过于old fashion 吧,老人惊讶于我们之间的共鸣。以至于几天后又见到我的时候,边拍大腿边笑说:哎呀,你刚刚miss了一个很好听的歌,然后竟然边开车边为我唱了起来。。。

我不知道巴基斯坦是不是个能歌善舞的民族,但看到老人这么高兴,欣慰之余,又觉得有点不是滋味。老人也许是寂寞的,没人陪他聊天,听他的老生常谈;陌生人的客套,都让他能兴奋好几天。

我想起了父母。他们寂寞吗,需要人陪着聊天吗。。。


另一个司机是个健谈的黑女人,总是笑眯眯的,对人相当和蔼。她一定是个活的很开心的人,只凭自己的喜好生活,比如早晨十一点才起床,上班的地方不能离家超过十英里等等。我对她说那你很幸运啊,因为很多人为了生活,是不得不放弃自己的习惯和爱好的。比如我也想睡到十一点,但不行啊,我还要挣钱生活啊,六点钟就要起。

谁知她笑笑说,你也可以十一点起啊,只不过你非要买大房,非要开好车,所以你才必须要六点起来,修理草坪,辛苦还贷呀。我笑笑不答,没去争辩,不过想想看,很多烦恼确实是自寻来的呀。

其实人生的大道理,在市井中随处可见,不必非去象牙塔中寻。


在我的印象里,一般收拾客房的都是中年妇女。但那天开门看到的却是个小姑娘。我不由得大感尴尬,总觉得自己坐在那里,人家一个小姑娘给你收拾,忒别扭。于是就收起电脑准备去大堂喝杯咖啡再回来。往外走的时候,小姑娘指指乱糟糟的床,脸红红的问要不要整理,唉,我这个人啊,估计是太色了,但凡碰上有点姿色的,立刻就不知道东南西北。居然脑子一片空白,一边摇手一边说出了一句至今我都还觉得不可思议的话:“不用了,不用了,不必麻烦了”。

那是她的工作啊,怎么就说成不用收拾了呢。唉。这丫头也是,太不职业,估计是实习吧,你说本来就是你的工作,哪有问客人要不要收拾的道理?谁知这还没完呢,小姑娘又指指卫生间,我一想总不能都不收拾吧,只好点了点头,但等她进去了,才想起早晨刚用过,结果逃一样的就出了门。

后来自然是被老婆嘲笑。倍感受挫。强辩说,看到一个小姑娘为我叠被铺床,你说万一我一个把持不住,把她扑倒在床上,犯了错误可咋办。“啊呸”,老婆更笑。很气人啊,想当坏人都没人信。


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