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旅行 之 寄居客 - 03.12.2011

独自旅行 - 寄居客 - www.abcxyz123.com - 十月天蝎
这张是网上搜的。2011年那会儿没养成乱拍照的毛病 :-)。

寄居客 - 03.12.2011

出差在外。原本一个挺简单的工作被搅得很复杂,导致周四回了旅店也不得休息,没来得及看什么新闻。第二天一进教室,看到两个本该联到我笔记本的大屏幕全在播电视新闻,画面满目疮痍,助手于是告诉了我日本地震的事情,电视里正在说美国军舰调动的情况。我满脑子自己工作的事情,当时也不知道地震有多严重,一边开自己的电脑,一边请助手关电视,把大屏幕切换回我的电脑上来,心里还想:“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Merck研制出一种药,可以使非洲很多出生后就失明的儿童有机会重建光明。但这类好消息却不会被热心传播的。

等到后来看了新闻,发现真的是异常惨烈。有些智者就开始感叹说:“咳,地球早晚得被我们自己给毁了!”。那意思好像地球就是人类的私有财产一样。这不由得让我想起那部老片翻拍 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其中有一个场景我印象深刻,美国政府的一个官员问外星人:“你来我们的星球目的何在?”,由Keanu Reeves出演的外星人反问说:“YOUR planet?”

Regina Jackson: What is your purpose in coming here?
Klaatu: There is a gathering of world leaders not far from here; I will explain my purpose to them.
Regina Jackson: I'm afraid thats not possible. Perhaps you should explain yourself to me instead.
Klaatu: Do you speak for the entire human race?
Regina Jackson: I speak for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Now, please; tell me why have you come to our planet.
Klaatu: *Your* planet.
Regina Jackson: Yes; this is our planet.
Klaatu: No, it is not.

是啊。地球是我们的吗?亦或人类不过是寄居客?中国的古人总是在讲人与自然的合一,希望人的行迹不要破坏自然,以浑然天成为高境界。这点与西方不同,西方文明刻意彰显人迹,认为人是主宰。

应该说地球对人类已经相当慷慨,相当宽容了。有树木可建屋遮风雨,有植物的种子可以再生瓜果蔬菜,有其他动物做代步,作工具,供食用,有石油,有煤。。。可是人类的发明,多被用到了进一步索取上,又有多少被用到了回报自然?我们追求的现代化,高科技也许会被再一世的人类引为笑柄。那种自掘坟墓,且沾沾自喜的样子;那种奔向危崖绝壁却浑然不觉,仍研究如何跑得更快的固执,难道不可笑吗?那些数千年前的古圣先贤,会不会是上一次大劫难的幸存者?所以才不遗余力的告诫子孙要尊重自然,才要绝圣弃智?凡是使我们快活的东西,不正是快点儿活的工具吗?

如果只是自己快点儿活(自取灭亡)也就罢了,可人类还拉上了别的生物来陪葬。比如塑料,连细菌也不能分解。这种无法自然分解性,通过倒入海洋的垃圾,已经导致了许多动物的悲剧。。。

当人体有了病菌,体内的红血球白血球会自动对病毒发起攻击。

当地球有了病菌,她又会怎么做呢? | Mad World

特洛伊

Troy是纽约州北部的一座小城。

上周租车的时候,我还跟老婆贫:“咱别租铁马了,租个木马吧”。当然,最终我还是跨上铁马北上了。当天温暖如春,下着细雨,雪正在消融,形成一团团的白雾,凝固在房前水面,林间路旁,一动不动。车在山间穿行,如行在水墨丹青之中。那些在晴朗日子可能有些煞风景的山间旧屋,在雾水小雨的掩映下显得甚有情调;反倒是那些突然从雾里冒出的麦当劳标志,份外碍眼。

客户是州法院系统,政府机构。其实早就打过交道,多年前在纽约 Pace Law School就给他们上过课。这次要讲的东西更简单,就是有点担心会不会太boring了,再有就是与法官,律师,检察官接触常了的人身上总有那么股劲儿我不习惯。还好只是一周。

谁想到这个简单任务,真的像成龙演的《简单任务》一样,变得跌宕起伏,扑朔迷离。先是原定二三十人的听众,一下涨成了七十几位,后来自己更是一不小心卷入了人家内部的 Politics - 我最不擅长,同时也最讨厌的东西。

官僚,低效,人浮于事,都怕担责任;是不是凡是政府部门都会这样呢?有的可能显得稍好,其实不过是还没走近细看而已。如果把每个政府比作特洛伊城,那么官僚,正是攻入了特洛伊的木马。

逗闷子

北方有习语,名曰“逗闷子”。就是闲了闷了的时候逗逗嘴,磨磨牙,打发打发时间的意思。逗闷子的场合,通常范围较小,人数不多。不过有时候也有例外,不久前我就遇到一次,还真在北方,美国的北方。

去年圣诞前夕,从北卡的Charlotte 出差回来,在机场等飞机的时候,就碰上了这么一位爱逗闷子的女地勤。三十左右岁,一头金黄的波浪卷发,和蔼可亲。优雅的站在GATE 10B前,用标准的机场音调宣布说,某某航班的GATE从10B改成了10D,请乘客。。。等等套话。这其实已经是她第二次播报这条改GATE的信息了。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还是有人不断来到她面前询问为什么看不到自己要搭乘的航班。她一脸无奈,摒弃了机场腔调,用正常聊天的口吻说:“也许我没说清楚啊,XX航班登机门改了。。。到底怎么才能让大家明白呢?不如这样吧,如果再有人问,请在座的各位帮我提示他或她啊,先行谢过”。过了一会儿,果然又有人来问;这为姐拿过话筒:“谁能告诉这位可怜的先生在哪个门登机呢?”。几个热心的乘客笑着大声提示:“10 D”。不久又人来问,跟答的人明显多了起来。等第三个人来问,逗姐拿过话筒提问:“XX号航班的登机门是?”,然后把话筒伸向大厅的众乘客。几乎所有在场的人包括我都配合凑趣,同时喊:“10D!",问话的那位先是一愣,然后也迅速明白发生了什么,然后大家一起笑。

她身旁还有位男同事,个子高高的,相貌英俊;不过和她比起来,略显拘束。有位女乘客,不知什么事,总来向帅哥问问题,有那么点故意来搭讪的意思。当靓女第三次来问帅哥问题时,爱逗闷子的那姐们儿一脸坏笑的在旁边看热闹,并时不时对她那腼腆的男同事做鬼脸。问题解答完,女乘客刚走开了十几步,逗姐拿过话筒,笑眯眯的说:“他叫 JIM,目前单身”。全场都笑了起来。渐渐走远的女乘客,甩头张望;长发飘起,抿唇微笑,加上四周善意的笑声;那幅画面,舒服养眼。

那天机场里很多军人,估计是圣诞休假吧。逗姐先是正常的通知说今天登机的顺序会有所改变,让军人先上以感谢他们对国家的贡献。不过她“恶习不改”,逗闷子的兴致再起,又进一步补充说:“正是因为他们的奉献,我才能再这里胡说八道;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尽管我这么胡说,目前还没人上来给我鼻子上来一拳。”这时候她那腼腆的同事也撑不住了,终于奋起反击,接口说道:“谁要是现在上来给她鼻子上来一拳,我给他二十块钱。”

一片笑声里,一周的疲乏好像也减轻了很多。于是想,公共场合才是逗闷子的最佳场合啊,正像深沉高雅只该属于独处。如果颠倒了,也就虚伪了。

流浪猫

冬天过去了。我帮老婆撤了那个简陋的用大盒子做的猫窝。看到流浪猫躲在里面活过了这一冬,我们从心里高兴。这一冬的雪确实是大了些,每次雪停,老婆去窝里查看的时候,都很紧张,生怕出什么意外。有一次发现窝里没了猫的影子,老婆就开始担心,生怕她跑出去玩被困在雪里回不来。

这下好了,小家伙挺了过来,居然还略胖了些 :-)。不过因为下雪时天天喂,养成了这小家伙的惰性,现在已经常在门口等吃的了。天气暖了,我们除了撤了窝,还开始渐渐减少喂食次数,争取让她多去自己闯闯,练好谋生本领。老婆有时候舍不得,被我严令禁止了几次,也只好照办了。

希望她回来的时候越来越少,对我们的依赖越来小,在属于她的一方天地里快快乐乐的活下去。

胖与瘦

过年的时候去朋友家吃饭,纷纷说我胖了不少,而老婆却瘦了。说的我颇有些不好意思,仔细端详了端详,好像老婆确实是瘦了。越看疑心病越重,不只是人瘦了,好像气色也不太好。于是下班回来的时候就常约老婆出来一起去买好吃的。

那几天,偏巧新泽西有个华裔女子涉嫌下毒杀夫的案子,闹得沸沸扬扬,被告面容消瘦。老婆看了问我:“你这几天对我这么好,总出去吃饭,不会是怕我在伙食里下毒吧 :-)”。我横了她一眼:“你这个白眼儿狼,吃什么都不胖,人家还以为我虐待你呢。”

不能再这么不清不楚的让人说闲话了,我于是开始着手制定胖子养成计划。想睡就睡,爱什么时候就起什么时候起,多吃甜点,多叫外卖,多吃肉类,冰激凌,巧克力等策略纷纷出台。。。

也怪我这人事必躬亲,用老婆身上的策略我也几乎每样都试了试。我坚信,这胖子养成计划是断不会失败的,总会有一个成功的,而且是相当成功:-)


人在旅途